金坛市新闻网

仙游县男性网

多名恐怖分子22日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发动连环恐怖袭击。事发数小时后,当局紧急疏散了境内两座核电站的非核心岗位工作人员。24日晚,比利时蒂昂日核电站一名安保人员在家中被枪杀。有比利时当地媒体猜测,恐怖分子原计划袭击和破坏核电站,或者偷取放射性物质制造脏弹,但在警方搜捕压力下,转而在机场和地铁站等公共场所发动攻击。

危机

核电站两名员工曾赴叙加入IS

比利时现有两座核电站,提供全国所需电力的约60%。位于北部城市安特卫普附近的杜尔核电站1974年开始运行,共拥有4座核反应堆;位于南部城市沙勒罗瓦附近的蒂昂日核电站1975年开始运行,共拥有3座核反应堆。

布鲁塞尔22日发生恐袭后,比利时核电站紧急疏散、核电站安保人员不明遇害等消息引发广泛关注,舆论再度聚焦核电站可能面临的恐怖威胁。

英国《每日邮报》26日报道,杜尔核电站两名工作人员曾前往叙利亚,加入极端组织“伊斯兰国”,这让比利时安全部门担心“伊斯兰国”可能计划袭击核电站。但是该报道没有提及两人具体何时前往叙利亚。

根据报道,其中一人据称已在叙利亚身亡,另外一人2014年曾因犯下与恐怖主义有关的罪行,在比利时短期服刑。比利时安全部门担心,后者可能已把有关杜尔核电站的重要信息透露给“伊斯兰国”。

此外,比利时法语报纸《最后一点钟报》报道,蒂昂日核电站安保人员迪迪埃·普罗斯佩罗24日晚在沙勒罗瓦附近的家中浴室被杀,身中数枪。但比利时通讯社26日援引当地检方的话报道,这起谋杀事件属于刑事犯罪,与恐怖袭击无关,并否认普罗斯佩罗可以进入核电站的通行证丢失。

杜尔核电站曾遭人故意破坏

然而,检方这一表态难以打消外界对比利时核电站安全的担忧,而这种担忧也并非毫无根据。

去年11月巴黎连环恐怖袭击后,比利时警方在搜查嫌疑人穆罕默德·巴卡里的家时,发现一段秘密拍摄的监控录像。这段长达数个小时的录像显示,恐怖嫌疑人去年曾经监视比利时核电站一名主要负责人的行踪,而目的显然在于实施绑架和获取放射性物质。

对此,比利时内政大臣让·让邦上月在议会表示,虽然遭到监视的负责人面临威胁,但比利时核设施没有受到威胁,“核工业是保护最为严密的领域之一”。但比利时政府很快改变了立场,于本月4日批准派遣140名士兵,保护5处核设施。

事实上,这并不是比利时核电站首次面临可能的恐怖威胁。

2013年,杜尔核电站4号反应堆一名工程师被解雇,原因是思想极端。杜尔核电站运营公司称,此人与公司价值观不符。比利时《回声报》今年1月披露,这名遭到解雇的工程师是极端分子伊兹丁·布内卜的亲戚,而后者2012年化名前往叙利亚加入“伊斯兰国”,经常鼓动支持者在比利时发动袭击。

2014年,杜尔核电站4号反应堆一个涡轮机遭人故意破坏,但一直未被查明,也没人遭到逮捕。法国《解放报》报道,比利时联邦检察官“严重怀疑”此事与恐怖主义有关。

杜尔核电站所在地区不仅有化工厂,而且人口稠密。“这次破坏可能造成严重的灾难,”比利时议员让-马克·诺莱说,“某种程度上,我们走运了。”

欧盟忧比核电站遭网络侵入

反恐专家、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特别助理李伟认为,恐怖分子最可能采取内外勾结的方式攻击核电站,即派人渗透到核电站内部,或者拉拢核电站工作人员入伙,而这也应该是各国重点防范的地方,具体措施包括对核电工作人员进行严格和全面的背景调查,加强日常管理等。

布鲁塞尔恐怖袭击后,比利时政府表示,由于比全国的电力接近六成依靠核电站,所以核电站仍将继续运行,但相关部门将加强安保,防止非法入侵。

目前,比利时已经紧急疏散两家核电站的非核心岗位工作人员。上岗人员的背景已经经过严格和彻底审查,比起提供电力来说,现在“安全更重要”。

欧盟反恐部门高级官员26日说,比利时核电站等主要基础设施可能成为武装分子的袭击目标。武装分子可能通过网络侵入核电站的“神经中枢”,从而造成毁灭性打击。

《自由比利时报》26日刊登了对欧盟反恐协调员吉勒·德凯尔肖韦的专访。德凯尔肖韦说:“如果有人在未来5年内,通过网络手段对比利时核电站等基础设施发动袭击,我一点都不会感到惊讶。”

侦破

“白衣男”落网时疑谋新恐袭

比利时检方26日证实已起诉3名恐怖嫌疑人。当地媒体报道,其中一人据信是参与布鲁塞尔机场爆炸袭击案并逃脱的“白衣男”。

检方证实其已遭起诉

检方证实,3人因涉嫌恐怖罪名遭起诉,其中包括费萨尔·C。

比利时媒体《晚报》26日援引匿名消息源称,费萨尔就是警方抓获的布鲁塞尔恐怖袭击嫌疑人之一、即在机场监控录像中的“白衣男”,他名叫费萨尔·谢富。

驾车搭载3名嫌疑人去机场的出租车司机称,费萨尔长得像其中一名嫌疑人。

不过,比利时检方并未证实费萨尔就是“白衣男”,只说他受控参加恐怖组织以及参与实施恐怖行动、参与策划恐怖袭击。

路透社援引熟悉本案调查的消息人士的话报道,现阶段还不能完全肯定费萨尔就是“白衣男”,但可能性非常大。

除费萨尔,另外两名被起诉的人是阿布巴卡尔·A和拉巴赫·N。西方媒体报道,后者涉嫌参与一桩在法国境内发动恐袭的阴谋。

曾遭妹妹向警方举报

费萨尔是比利时人,30多岁,在互联网上并不“活跃”,没有社交网站“脸书”和微博客“推特”账户。

但布鲁塞尔市长伊万·马耶尔告诉《晚报》记者,费萨尔是一名自由撰稿记者,也是“危险分子”。

报道说,费萨尔曾多次在一家公园内被拘捕,原因是他企图煽动那里的寻求避难者接受宗教极端思想。

熟悉恐袭调查的消息人士说,费萨尔24日晚在检方办公楼外被捕时正在“闲逛”。调查人员怀疑,他当时可能正在“踩点”,以伺机对这幢办公楼发动袭击。他还曾在距遇袭的马埃勒贝克地铁站半公里处租了房。

英国《星期日邮报》27日报道,费萨尔的妹妹于2014年向警方举报他,称费萨尔打算前往叙利亚参战。

希腊去年曾向比警方发出预警

希腊媒体26日报道,希腊警方早在去年初的一次搜查中,就发现了极端组织预谋袭击布鲁塞尔机场的计划,并及时向比利时警方通报了此事。

希腊Skai电视台当天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报道,

希腊警方在去年1月的一次搜查中发现上述线索。当时,警方在希腊两处公寓对极端组织武装人员展开搜捕行动,查获了他们阴谋袭击布鲁塞尔机场的计划。

警方查获的一系列文件中,包括一张布鲁塞尔机场的地图。随后,希腊警方向比利时警方通报了这一消息,并把在搜查行动中逮捕的一名33岁的嫌疑人移交给比利时方面。

目前,希腊警方暂未就上述报道作出回应。

相关

滞留中国旅客全部安全离境

记者27日从中国驻比利时大使馆获悉,因布鲁塞尔机场爆炸袭击事件滞留的56名中国公民在使馆协助下,已全部安全离开,前往各自旅行目的地。

当地时间27日凌晨3点半,中国驻比利时大使曲星、公使衔参赞张立军来到布鲁塞尔中国旅客安置酒店,为滞留在此的最后36名中国公民送行。这批中国公民随后乘坐大巴赴法兰克福机场转机前往不同的目的地。当天晚些时候,另外2名中国公民前往西班牙。

布鲁塞尔恐袭事件发生后,布鲁塞尔机场宣布关闭,取消所有航班。据统计,共有56名中国同胞被迫滞留,其中一部分有签证的中国公民已自行安全离开。

恐袭事件发生后,中国驻比利时大使馆高度重视,立即启动应急机制,通过各种渠道全面了解中国公民安全情况,为滞留机场的中国旅客提供保障。

中国驻比大使馆22日发布公告,提醒当地中国公民严格遵循有关部门安全警示,减少外出,避免前往机场及市区人员密集场所,同时提醒中国公民谨慎前往比利时。如遇紧急情况,及时报警并联系使馆寻求协助。

据新华社

仙游县男性网

最新文章
推荐内容